365bet体育投注-5G军备竞赛打响:诺基亚+爱立信,竟然赶不上半个华为
2019-08-04 10:34:55 来源:本站
从整体营收上看,华为的规模已经远超诺基亚和爱立信,甚至后两者的营收总和不及华为的一半,由此可以看出华为的恐怖。从整体利润上看,华为目前的利润水平已是诺基亚和爱立信所远不能及。

文|甲方研究社

(本文系甲方研究社原创,独家首发腾讯科技,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7月30日,随着华为公布2019上半年财报,全球三大电信设备商华为、爱立信、诺基亚均公布了上半年的业绩。

随着全球5G战争打响,各大电信设备商开始在5G领域进行广泛布局,和全球运营商签署5G合同。因此可以说,尽管5G网络还没有大规模应用,但本次财报已经开始加入了5G的元素,而从这次财报中,也可以看出三大电信设备商的军备竞赛实力。

01

论规模,华为仍是王者

作为5G行业的先驱,华为2019的半年财报震撼到了所有人。

尽管上半年面临着诸多影响,但华为上半年依旧实现营收4013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23.2%,净利润率保持在8.7%,略高于去年8.2%。通过这一组数据大致可以推测出,华为上半年净利润349.13亿元。

华为董事长梁华表示,华为增速的表现证明已然克服了被美国列为“实体清单”的影响,虽然前路仍漫漫,但能在最为艰难的时刻实现逆势增长,证明了华为如今在业务上的成熟度和架构上的完善度。

从整体营收上看,华为的规模已经远超诺基亚和爱立信,甚至后两者的营收总和不及华为的一半,由此可以看出华为的恐怖。

从整体利润上看,华为目前的利润水平已是诺基亚和爱立信所远不能及。诺基亚目前还挣扎在扭亏为盈的泥潭中,爱立信也仅能保持微弱盈利,且华为盈利规模已是爱立信的接近20倍。

在华为三大业务板块中,消费者业务实现了2208亿元的收入,占比超过55%,占比较去年48.4%提升接近7个百分点,进一步巩固了华为第一大业务的地位。

或许有人说爱立信、诺基亚没有手机业务,用华为的整体和爱立信、诺基亚对比并不公平,因此我们单独把华为的运营商业务拆出来,来和爱立信、诺基亚进行对比。

而当我们将华为的运营商业务单独剥离出来与诺基亚和爱立信比较时,华为的可怕之处更为凸显。华为的运营商业务营收依然是恐怖的1465亿元,而与之相对的诺基亚爱立信总营收也仅一半不及。甚至将诺基亚和爱立信的总营收相加,也仅略微超过华为的运营商业务营收。由此可见,无论是总体业务营收或单独的运营商业务,诺基亚和爱立信早已不是华为的竞争对手。

02

5G军备竞赛,华为仍领先

虽然工信部是在今年6月才下发了5G牌照,但华为布局5G早已行动。

任正非今年面对媒体采访时多次释放出这样的信号:华为的5G技术的积累和领先是其他竞争对手无法比拟的,华为在5G相关专利上傲居群雄。

德国专利数据公司IPlytics发布的《5G专利报告数据》中显示,华为以15.05%的5G SEP专利占比排名第一,而中国企业总共占比34%。诺基亚以14%的占比排名第二,而爱立信则以8%排名第七。由于诺基亚和爱立信在研发实力和投入远不及华为,未来这一差距可能被进一步拉大, 5G专利数量在进入5G快速发展时期华为将占据绝对优势。

华为副总裁鲁勇在演讲时称,华为在5G专利方面提供了16000个5G标准体验,5G专利全球排名第一名,核心专利数量达到2570件,占比达到20%。美国的所有企业的5G核心专利的占比且不到15%。

从具体商用来看,华为在2019年上半年已获得30多个国家共计50个5G商业合同,5G基站累计发货量超过15万。在这50份5G合同中,欧洲国家20个,合作运营商超过40家;中东及非洲国家6个;亚洲国家3个(不包括中国)。在5G部署范围内已经和超过60家运营商达成了合作,覆盖范围是目前三家公司中最为广泛的。

再来看国内,虽然在国内与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并未签署全包式5G设备采购合同,但是华为的5G设备毫无疑问成了移动联通采购的中流砥柱。在中国移动5G设备第一批采购单中华为的设备占比超过50%,诺基亚30%,爱立信仅10%左右,余下的份额由中兴占据。

种种迹象都表明华为已然成为5G行业第一。今年全年华为预计在研发上将投入1200亿元,这个数目已经超过了去年全球研发投入第一三星的总额。正如华为董事长梁华所说,“华为没有退路,唯有坚定向前。”

03

5G未来即将绽放

得益于5G的快速部署和目前欧美东亚市场的增长,诺基亚和爱立信都因此获利从而占据了一定市场份额。由于多方面因素,导致诺基亚和爱立信在此赚的盆满钵满。这一态势在未来并不会得到缓解,例如在韩国,纵然华为竞价较三星低出20%,韩国前二电信运营商仍然与三星签订了合同。未来诺基亚和爱立信都会保持5G市场的持续增长,并且诺基亚在完成业务重组后,也即将迎来扭亏为盈。

“正如那架‘烂飞机’,我们还需要继续‘补洞’,运营商业务基本上‘补’得差不多了,我们仍然要为‘求生存’而奋斗,”梁华在华为2019年上半年业绩发布会上如是说。受困于贸易制裁和4G逐渐走向生命周期末尾,华为的运营商业务在前年去年皆显出了颓势。2018年,运营商业务收入2940亿元,同比下滑1.3%,让步于消费者业务;而今年上半年,运营商业务在总营收中占比则从40.8%进一步降至36.5%。

但是同样在今年,全球市场逐步迎来5G商用,这有望成为华为运营商业务的下一轮增长动力。正如梁董所说,华为的运营商业务已经重新注入发展活力,即将迎来新一轮腾飞。更为利好的消息是,由于中美和谈,美国已经答应将恢复美国公司对于华为的供货并将解除对华为的禁令。虽然目前仍未有具体消息,但是随着和谈进行,华为受到的枷锁将会重新脱下。

各国都在竞相发展5G,但是在欧洲,明显这里的当局者更热衷于赚快钱,导致欧洲运营商还在为5G牌照而苦苦挣扎。爱立信CEO鲍毅康就曾表示,在5G建设方面,中国和美国已超越世界其他地区,为移动运营商提供快速且低成本的新频谱。而相反的,欧洲各国政府还在热衷于将5G频谱拍卖,通过运营商间的竞争来实现巨额收益。

原因即是欧洲各国如今深陷经济增长乏力,面对5G频谱这一巨大蛋糕很难不动心。并且欧洲各国以及运营商对于5G的部署速度和覆盖率规划远不及中国,意大利电信甚至计划在2022年仅实现25%的5G覆盖率。

德国电信在为5G频谱投入了22亿欧元之后,表示这笔钱原本可用来建设5万个移动基站,如今其预期到今年年底投入使用的5G天线不会超过300个。巨额5G牌照的投入导致电信运营商无力再大规模部署5G设备和基站,间接导致5G的增长缓慢。这是欧洲目前无法解决的难题。

由此,对于主要战场在欧洲的华为影响无疑是巨大的。大部分国家的电信运营商已经受累于5G频谱的巨额支出而在未来一两年对于设备的采购必然减少,所以需要华为扩宽市场以及覆盖面,争取在多个国家以及更多大洲签订产品和方案的合同。这也是华为至今仍在东亚和北美市场努力竞争的原因。

但这并不代表欧洲市场未来会拖华为后腿,在逐步渡过频谱拍卖的初期阵痛之后,欧洲众多国家对于5G设备的需求将会进一步刺激华为的营收和利润增长。

而相对的,诺基亚诺基亚由于如今5G业务重头转移到日本和北美,再加之华为对于欧洲的影响,欧洲市场并不是诺基亚发展的主力。欧洲市场在爱立信的业务占比是仅次于北美的,爱立信自然对欧洲市场不能如诺基亚一般不甚在意
相反,爱立信本身具有性价比优势,对于在5G频谱拍卖中付出众多的欧洲运营商不失为一个好选择。未来,爱立信将会对华为在欧洲的5G市场形成一定的竞争力。